小草短视频thor

“翻车鬼?”砂炎皱了皱眉头,似乎是在确认道。

“没错,它是一只中级鬼,在齐城被唤作‘翻车’,两三个月前随那九殿阎罗的使者肚白来到了这上番城,那肚白就是手握阎罗令的那位使者。”张嫌点了点头,详细描述道。

“我知道了,你说的是跟在九殿阎罗使者旁边的那位孩童模样的中级鬼,他应该就是你口中的翻车鬼了对吧?”张嫌描述之后,砂炎似乎想到了什么,突然反应了过来,回问道。

“没错,就是它,你知道它现在在哪吗?”张嫌记得翻车鬼的模样,确认道,随后开口询问。

“对不起,我并不知道它在哪儿,我们也曾派人跟踪过那鬼兵卫和你说的那个名叫‘翻车鬼’的鬼级,但是这俩鬼的行踪极其隐秘吊诡,进到一家宅户里面便再也消失不见了,任我们如何搜寻,也没有能找到和它们有关的遗迹线索,所以只能就此作罢,从那鬼兵卫拿着令牌召见我家大人班蝶和二大王追刀到如今,失踪的也有些时日了。”张嫌询问之后,砂炎思索了一下,说明道。

“失踪了?你们都能追查到我,给我打来电话,居然看不住两只鬼?”张嫌似乎有些不太相信地问道。

“你虽然是个厉害的魂师,但始终还是有肉身凡躯,这叫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,所以追踪你并不难,但是那鬼兵卫使者和翻车鬼早已只剩鬼魂,只要它们手段多,便可藏洞纳隙,变化万千,这让我们也无能为力。”砂炎摇了摇头道。

“那你能确定它们肯定会出现在上番城鬼宴上吗?”张嫌想了想,换了个方向问。

“那鬼兵卫使者手握阎罗令,是要在鬼宴上调和我方势力和二大王势力之间关系的,想让我们部为它九殿阎罗组织所用,自然会按照约定准时出现,但是翻车鬼会不会出现我就不得而知了,想来如果那翻车鬼加入九殿阎罗的接引人是那鬼兵卫使者的话,它应该会陪同那鬼兵卫一同现身,只能说它在鬼宴上出现的可能性很大。”砂炎一边琢磨着,一边向张嫌分析道。

“是吗?那如果我要说我会在鬼宴之上击杀它,会不会打乱你们的计划,你们会不会阻止我?”砂炎分析之后,张嫌觉得砂炎的的分析有些道理,嘴角诡异地上扬了几个弧度,冲砂炎问道。

“哈哈……,不,恰恰相反,如果你能将那鬼兵卫的跟随击杀,简直是帮了我们大忙,而且你对那翻车鬼的出手动静,就可以当做扰乱鬼宴会场的发起信号,我还求之不得呢。”砂炎听到张嫌的问题,一拍沙发的扶手,大笑着回应道。

“不错,行为上不矛盾,利益上也不冲突,倒是一笔好买卖,不过我不希望你对我说的话里夹杂着谎言,如果让我知道你有骗我,或者你们势力有涂炭生灵之举,我会在那二大王势力灭亡之后,再来灭掉你们一大王势力。”砂炎的回应让张嫌消去了最后一丝忧虑,满意的点了点头,却用着近乎警告的语气厉声提醒砂炎道。

春风小绿尽显迷人气息无比耀眼

“既然我愿意拿我个人的灵魂性命来和你做这次交易,就没打算欺骗你。”听到张嫌的提醒,砂炎摇着头笑了笑,不以为意地回应了一声。

砂炎回应完,也不再多说什么,直接从手上金戒指模样的储物魂器之中取出了一本残卷典册,恭敬的递到了张嫌的身前,随后屈指一弹,将典册之上的一层魂力禁制直接弹碎,让张嫌检验阅览。

“现在就给我吗?你就不怕我拿了这宝贝跑了?”张嫌拿起那本名为《星辰·霜月天》的星辰术秘技,简单翻看了一下序言概论,虽然无法辨识出其中的真伪,但是看里面那些诘屈聱牙的经言大纲,就觉得极其深奥、不同凡响,于是暂时默认其为正本,转而向砂炎问道。

“张嫌先生,您是魂师,这星辰术秘籍乃绛星魂者所著,没有拥有绛星传承之人,就算得到此孤本,也难以深明其意,所以您拿它跑了,到手的就等同于一叠废纸,毫无用处,而如果您遵守我们的约定,那事后我会帮您释义其中道理,让您能够修成这霜月天之术,从此多一种傍身的手段,既如此,我又何必担心呢?哈哈。”砂炎听到张嫌的问话,指了指张嫌手中的星辰术秘籍笑着回答。

“切,没有你我就解不出这星辰术的奥秘了吗?”张嫌有碑魂拓,能见微知著、造化推演,他可不信依靠自己的力量无法推演出这星辰术之中的奥秘,试着用魂力包裹手中的孤本典籍,催动起碑魂拓在其上做功。

不过就在张嫌催动碑魂拓手段还没三五分钟,不知是一股什么样的巨力直接从那星辰术典册之中弹出,将张嫌的碑魂拓手段连同魂力彻底弹碎了开来,让张嫌的灵魂受到了一股不小的冲击,魂内受伤,猛地从口中喷出一团不小的魂雾。

“张嫌先生,这绛星可也是在灵魂界的长河之中流传了千年的派别,请你不要小看他们,这秘技典籍上有他们之中的强者刻下的烙印,以你我这等魂力水平,想要强行冲破勘察,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不过我有其它办法,算是打开这本秘技的密码吧,完事之后就可交付给先生您了。”见张嫌受到了冲击,从口中喷出一团魂尘,砂炎微微一笑说明道。

“你又不是绛星,怎么有手段知道那所谓的密码?”张嫌皱了皱眉头不解地问。

“我不是绛星,但是我和创办我们一大王势力的那位班蝶大人曾得一绛星尊者点播,说是我们为鬼却行近善,可有一场造化,所以曾与了我们这本星辰术秘技以及打开此秘籍的秘钥,让我们转赠给一位可以救难上番的有缘人,而如今这次鬼宴便很有可能就是上番大难的伊始,所以我找到了张嫌先生您来授此委托。”砂炎整了整衣襟,屏息凝神地向张嫌说明着。

“绛星尊者?会点播你们这些魂鬼?怎么感觉这世界越来越奇妙了,不过那尊者只说赠给有缘人,不一定就是我吧?难道不是同为绛星之人吗?”张嫌总觉得这理由像是砂炎临时编的,有些牵强,但又不好意思直接说明,从侧面问道。

“他确实没有点名,但是他说了那位有缘人会有两个特征,其一,乍入魂师;其二,由邻北齐城来,这也是为什么我会盯上你的原因,虽然时间很短,我手下的调查能力有限,但也能调查的出张嫌先生你在齐城猎魂公司成为魂师不过一年有余,而之前却只是个普通人。”张嫌问过之后,砂炎如有所思地答道。

“还有这种诡异之事?这条件确实和我很是相符,难不成有人能提前预知?还是我已经被人安排的明明白白了?”听完砂炎的回答,张嫌骇然地将平眉皱成了夏柳,向自己的上下左右不停地环顾,总觉得有什么人再以上帝的姿态监视着自己,好像自己所作的一切都在那人的监控之中,不由得心惊魂乱了起来。

“具体我也不太知道,但是那绛星尊者曾提到,他修习过一种星辰之术,其名为‘星算’,所以才能算到我等的造化,可以从中点播一二,劝我等魂鬼助世行善,想来张嫌先生的到来也被那绛星尊者算入了其中吧。”砂炎摇了摇头,表示自己并不知情。

砂炎虽然长相上有一种狰狞狠厉之感,尤其是那刀疤脸给人一种威严不散的杀气,但是和张嫌说起话来却一直彬彬有礼、恭敬有加,显然是认定了张嫌便是那绛星尊者口中的有缘人,将对那尊者的礼遇分了一些到张嫌身上罢。

“猎魂公司总部有残痕推演手段,这‘星算’想来也是类似的手段,如果只是推演得出,那么倒也不甚恐怖了,况且那尊者也没有直接点名我,应该是某种推演之术吧,有缘的话真想见那绛星尊者一面问问,看看是否能学上一二。”张嫌思绪了一下,联想到猎魂公司总部的技术部,倒也不觉得太过吊诡了,细声嘀咕了起来。

“张嫌先生,您同意了吗?如果同意了,那就和我先订立魂契吧,在我把灵魂性命交给你之后,再想你讲解搅乱鬼宴的具体步骤。”等张嫌嘀咕完,砂炎再次裂着发白的嘴唇微笑着,向张嫌问道。

“嗯,好,这魂契,只让你把灵魂交给我了对吧。”张嫌回过神来,点了点头回应。

张嫌回应之后,砂炎只是点了点头,并没有多说什么,抬手将一团包裹着灵识和精魂的魂力圆团从体内取出,似乎早已经准备好了一般。

取出魂力圆团之后,砂炎没有开出任何代价的将圆团抛到了张嫌身前,指了指圆团,向张嫌点头示意,意欲让张嫌检验和接受。

张嫌抬手,散出些许魂力将圆团完整包裹,在检查其中并无异常陷阱之后,便将魂力圆团纳入到自己灵魂之中,找了一个合适地方进行储存,不敢有丝毫怠慢。

“好了,我已将大半精魂交给张嫌先生您了,你随时可以摧毁精魂重伤于我,当然如果您还是不放心,也可以在我灵魂之中设下禁制,以便随时引爆我的灵魂。”在张嫌接受了砂炎的精魂之后,砂炎满意地笑了起来,冲张嫌道。

“不用了,有这大半精魂,我随时可以将你废成残魂,与死无异,就不用多此一举了,我时间有限,接下来,还是和我谈谈我该做些什么了?”张嫌想了想,觉得砂炎交出的代价已经足够了,也不再继续设魂力炸弹入砂炎魂躯,而是针对具体的行动计划问道。